通用汽车“重新启动”的意义

2010年12月21日01:49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字号:

  赵奕

  “我同意。”总统说,“我现在也不会提供一种新模式,但我们要在正确的时机做这件事,而且我们要让大家明白,我们现在的做法只是暂时性的,否则这看起来就像是国有化。”

  以上这段文字摘自美国前财政部长保尔森的回忆录《峭壁边缘》,2007年金融危机爆发时,保尔森向小布什汇报了财政部的决定,要接管“两房”(房利美和房地美),小布什做了上述的回复。

  同样的,在布什政府末期,另一项重大决定是重整美国汽车业,在小布什和奥巴马前后两任总统领导下,保尔森和盖特纳先后向通用汽车注资近500亿美元,这笔钱直到两年后的今天终于得到了“回报”。

  应该说,美国政府从一开始,对于干预经济的态度就是小布什上述的这段言论。他们担心“国有化”,对于汽车业这样的制造企业,没有比把它私有化更能提高运营效率了。实际上通用汽车的IPO,美国政府股比降至30%是贯彻了这一精神。

  对于企业经营自主权的一种“天然”的尊重,对于政府介入企业运营的一种普遍的恐慌,这是我们从通用汽车IPO中能够解读到的,特别具有借鉴意义。

  在金融危机后,很多人都在讨论美国这种完全由市场自主的模式是否真正可行。危机前,这种模式堆积了大量的泡沫,助长了提前消费,隐藏了危机本身。

  而另一方面,中国模式备受推崇,这种政府控制力较强的模式,让国家信用存在于各种经济活动背后,这让企业,特别是国有企业,永远不可能遭遇信用问题而带来的流动性不足,银行如此,汽车业也是如此(彼时,奇瑞和北汽都获得了银行授信)。

  因此,是否该从美国模式全面倒向中国模式呢?事实上,通用IPO就给出了最好答案。不管是美国的资本市场、党派,还是普通民众,无一例外地认为政府应该从企业的治理中退出,当然更有偏激的观点认为政府根本不该救助通用汽车。

  和救助银行业是一个道理,因为汽车业波及面太广,如果公司破产,美国政府将无法面对失业带来的一连串问题。所以,在2008年上半年,当记者和通用中国和上海通用的人交流时,几乎没有人会怀疑美国政府会施以援手。

  美国政府的介入是给通用集中“疗伤”的过程,现在它撤退了,是觉得通用又可以到前线自由搏击了。从这一点来看,我国政府应该给汽车企业更多自由搏击的机会。不管是产能的扩建也好,是车型目录也好,还是合资合作也好。

  政府庇护下的企业,它可能做大,但永远无法做强,这是美国政府推动通用IPO给我们的借鉴。 摄影记者/任玉明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

推广
热点
推荐
自动登录
用户名: 密码:

正在验证用户信息...
理财产品
感谢您的参与!
查看[本文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