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手机资讯客户端下载
       

一家以色列电动车企业的中国后遗症

  • 字号
欢迎发表评论 2013年06月05日10:21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作者:周开平

  5月26日,Better Place中国区的官方微博上写道:“Today is very sad and difficult for all of us-the Better Team。(对于Better place团队,今天是个悲伤与苦难的日子)”写完这句话后,他们留下了一个悲伤的表情。

  当天,以色列的Better Place宣布已向法院提交申请进入破产清算。大多数人认为,这家公司已经走到了尽头。

  但是,其在中国的业务却并没有随之关门大吉。5月31日,其一年半以前建成的、位于广州赛马场南门出口旁的电动车换电客户体验中心仍旧在接待参观者,工作人员没有流露出隐藏在背后的悲伤。

  中国区总监周江龙也在等待转机,他在回复本报记者的问题时表示,现在还不是(下定论的)时候。与其他国家的业务板块不一样,Better Place在中国的业务有着天然的政府靠山,其业务拓展计划紧靠政府背景的国企国家电网南方电网

  “有两大电网主导,这是其他国家很难实现的,也是我们的最大优势。”周江龙在此前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国家电网曾制定了巨大的投资计划:在十二五期间建设1000座充电站和1000座换电站。这也是周坚持其他国家可能难以成功,但在中国值得尝试的一个原因:“政府牵头,把方方面面糅合到一起,就能把事情推动好。”

  悲情尝试

  Better place是一家电动汽车基础设施建设以及探索其运营模式的新锐企业,其在以色列等国运营3年多后,开始进军中国市场。周江龙是中国市场的探路者。

  但周江龙很快发现:“这是一个艰难的产业,产业链太长,而且利益方很难平衡。”也正是这种全球范围内类似的矛盾,最终导致了Better Place的困局。

  最初Better Place中国区规划了发展路径:第一,和汽车厂家合作,通过可充可换电的汽车,给中国市场提供产品;第二,力求在中国的电动车充换电基础设施建设中占一分子,比如在2011年和南方电网达成协议,共同建设充换电站;第三,发展自己的充换电设施供应链条。

  过去三年,周江龙曾为前两条规划大费周折。但是,其第一步就难以正常开展:Better Place曾和奇瑞商议,希望复制其在欧洲推行的“雷诺模式”——雷诺负责研发生产换电模式的纯电动车,由Better Place批发买下来,再卖给消费者,Better Place为车主提供换电以及相关服务。

  但奇瑞很快就发现,这是个难以达成的美梦,最初确定要进行的换电纯电动车研发项目不久之后被雪藏。当今年5月雷诺-日产总裁卡洛斯·戈恩宣布,雷诺短期内不会再开发换电模式的电动车时,迷途知返的奇瑞应该在暗暗庆幸。

  去年,周江龙曾试图说服国内最热衷于电动汽车事业的王传福,共同创造一种新的、有利于市场发展的模式。但此后也不了了之。

  周江龙认为国内的舆论产生了一个误区:认为换电模式意味着汽车厂家失去电池产业链的利润。实际上以和雷诺合作模式看,雷诺提供了包括电池在内的整车。这种模式没有电池之争。在电池领域的真正问题是:运行中的电池出了事故,由谁来承担责任。

  Better Place在欧洲的模式,几乎不采用充电模式。但周江龙意识到这种模式很难在中国行得通,于是他提出国内采用“90%的采用充电,10%采用换电的充换结合模式”,可以没有固定车位等等情况。

  对于这种超出了Better Place原有模式的方式,周江龙认为这是“非常好的模式,可以平衡汽车厂家和电网利益”,但他并没有获得汽车厂家、两大电网的认可。

  两大电网仍在死守“换电为主充电为辅”,在和南方电网建立第一座纯电动车换电体验中心后,业务几乎停滞;而汽车厂家也不愿意花巨额资金,两种路径同时推进研发可充可换的车型。

  据接近Better Place中国业务的人士称:“从去年下半年开始,由于公司总部处在财务困难期,Better Place在中国的状况已经很艰难。”

  政府推动是转机?

  5月31日,Better place宣布申请破产5天后,其和南方电网共同在广州建设的电动车换电客户体验中心仍在运行。面对体验中心内空无一人的冷清,工作人员已经习以为常。

  “您可以参观我们展厅内的国家十二五规划展示区。”但工作人员婉拒核心部分的体验,“我们的展车暂时不方便展示,换电设施也在维护中,估计要下个月才能体验这一部分。”

  事实上,在这个体验中心,在正常情况下拥有雷诺Fluence ZE电动车供参观者体验:开着Fluence ZE进入充电站,在比传统燃油车加油还短的时间内,Fluence ZE可以换上充满电的电池。

  Better Place中国的广告语是“轻松驾驶,换电前行,就是如此简单”,Better Place中国拍摄了一个1分18秒的宣传片,但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是行驶中的Fluence ZE里,驾驶者出现美国总统奥巴马的半边脸。

  这并非出于广告公司闭门造车的一个广告创意,而是寄与了Better Place对于它的模式推广中借助政府力量的期望。去年4月,国务院正式公布《节能与新能源汽车产业规划》,周江龙感受到了地方政府忽然催生的热潮,但很快就消退了。

  他始终坚信,中国比其他国家更有培育的土壤。“基础设施比其他国家有优势,因为在得不到太多的效益前提下,有两个电网公司主导,这在其他国家很难实现。”

  事实上,即使Better Place在以色列破产,这种模式在中国很难消失。今年两会期间,全国政协委员、南方电网公司总经理钟俊表示,应该加大规模化发展“换电模式”。

  根据国家电网2010-2015年规划,每年预计建设的充电站和换电站逐年增加,届时他们将建成1000座充电站和1000座换电站,总投资484亿元。

  国家电网在发展路径上绑架了电动汽车发展模式,按照此前的规划,国家电网截至今年年底,将建成460座换电站,投资总额达222.67亿元。从目前的状况看,大部分换电站处于闲置。

相关新闻

查看更多专家观点>>

暂无专家推荐本文
全部观点(

0

)
专家观点(

0

)
网友观点(

0

)
  • 暂无观点
您推荐的 标题 将自动提交到和讯看点, 请输入您的观点并提交。

汽车精品推荐

推广
热点
免费问股,该出,该留?如何解套?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