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打通京津冀间的断头路 难在哪?

2017-03-22 07:25:33 法治周末 
  
在天津武清和北京通州边界处出现的“断头路”高王公路。

在天津武清和北京通州边界处出现的“断头路”高王公路。

  资料图

  北京交通大学法学院副教授郑翔认为,近几年,环北京比较大的断头路已经基本修通。现在的断头路,主要在京津冀接合地带,主要表现就是,三地区县之间没有直通路,一些国道和高速的支线、分支线还很缺乏,交通微循环不够畅通

  法治周末记者

  薛洪涛

  来自河北省交通运输厅的消息称,2017年年底,京津冀高速断头路将全部打通,形成互联互通的地区高速公路网。目前,京秦高速大安镇(津冀界)至平安城段项目正在紧张建设中。

  京秦高速是几年前交通运输部与国家发改委确定的涉及京冀间的3条国家高速断头路之一。此外还有京台高速和首都地区环线的密涿高速。去年年底,京台高速北京段已与先期通车的京台高速河北段无缝相接。据悉,密涿高速也在紧张施工中。

  据《河北日报》近日报道,近年来,河北省已先后打通京台、京港澳、京昆等12条高速公路断头路和瓶颈路,共计1400多公里,全省高速通车里程达6502公里。

  打通京津冀间高速路断头路,可以让“大动脉”更加通畅,但值得注意的是,“毛细血管”的梗阻,也不利于实现公路网的畅通高效。

  从北京堵到天津

  3月1日,为了体验京津冀交通一体化,法治周末记者在北京四元桥附近约上一辆滴滴顺风车去往天津武清城际火车站。记者在下午3时45分上车,3个小时后才到达武清城际火车站。这一点大大出乎记者的意料。

  根据记者此前的体验,如果从四元桥出发,在望京南站换乘地铁14号线去往北京南站,再乘坐京津城际火车去往武清城际火车站,大约需要1小时30分钟。

  网上地图搜索和智能导航也显示,从北京四环路四元桥到天津武清城际火车站,共计91.2公里,开车只需要1小时10分钟。

  然而,记者实际上的乘车经历并不像导航显示的那么单纯。滴滴顺风车司机程师傅告诉记者,他就是武清城关镇农民,家里虽然有地,但是由于粮食价格不高,种地挣不了钱。他就专门干起了京津跨城顺风车,提供京津往返运送服务。他每天早上从武清接单,送乘客到北京上班。下午在接单运送乘客回北京。

  记者上车后不久,程师傅又接了一单,乘客李涛在通州上班,家住天津武清,每个工作日往返京津上下班,经常约滴滴顺风车回武清。

  车上高速以后,程师傅和李涛就向记者打开了话匣子。据程师傅介绍,他每天早上送3个人去北京上班,下午再拉3个人回武清。中间的时间,还可以接单。每天有几百元的收入。

  程师傅还说,有时候为了少交过路费,他通常会从京津塘高速廊坊收费站出来。走河北和天津之间的小路返回天津武清。然而这一次,他失算了。因为在进入京沪高速没有多久,记者就看到进京方向的高速路上,车辆被严重拥堵。

  程师傅刚从廊坊收费站出来,就发现去天津武清的路被堵了。出了收费站等了约30分钟,交警才放行。程师傅原计划走连接河北廊坊和天津武清的河大路(在河北廊坊被叫做云鹏路)返回武清。刚上廊坊云鹏路,记者就发现,前面已经被准备上京沪高速的车辆堵的严严实实,半个小时也没有动弹。程师傅不得不重新返回廊坊收费站,再上京津塘高速。

  等到再次上了高速路,记者发现进京方向车辆被堵成了一条长龙。而据程师傅目测,已经从北京检查站堵到了天津武清和河北廊坊的交界处,堵了十几里。

  谈及堵车的原因,程师傅认为,京津塘高速路太窄,30年前修建的,只有两车道,现在车流量这么大,根本不够用。

  同车的乘客李涛告诉记者,近十年来,工作日期间,他天天往返京津,而据他观察,进京路段堵车,不是一天两天,一年两年了。京津塘高速每天晚上9点以后都会堵车,一堵就是几里地。至于原因,李涛认为,进京车辆太多,然而路线太少。

  修通断头路难在哪里

  司机程师傅告诉法治周末记者,进京的路大都是“大动脉”,而缺少毛细血管。实际上有不少“无名小路”可以通向北京,但是外地人和外地车辆根本找不到头绪,就是本地人也不完全清楚。而且外地人也不敢随便上路,因为他们很可能会碰上断头路。程师傅指着窗外的一条路对记者说,那条武清的高王路,也是附近最著名的断头路。

  高王路最北端位于武清区高村镇境内,与北京市通州区觅西路遥遥相望,由于没有连接,成为断头路。武清这边是宽阔的柏油马路,北京那边还是农田。给周边百姓生产生活带来了很大不便。

  北京交通大学法学院副教授郑翔,这几年来一直关注京津冀交通一体化的立法问题。谈到断头路和进京高速路堵车的问题。郑翔认为,近几年,环北京比较大的断头路已经基本修通。现在的断头路,主要在京津冀接合地带,主要表现就是,三地区县之间没有直通路,一些国道和高速的支线、分支线还很缺乏,交通微循环不够畅通。理想状态是跨境车辆不用都上高速路,而是通过京津冀交通微循环进行有效分流,减少道路的拥堵。

  郑翔指出,断头路的形成,主要原因是道路规划问题,京津冀各地修路的进度不一样。最终打通区县之间的道路微循环,不仅涉及到三地间的土地使用、资金协调,更需要交通规划协调。

  事实确实如此,协同规划是修通断头路最大难点。比如,密涿高速公路的线位走向经过了几次调整。密涿高速最早规划从京承高速公路密云为起点向南经平谷、三河、通州、大兴进入廊坊,连接涿州。随着国家高速公路网规划的确定,又将其作为首都地区环线高速公路的部分路段,起点已不在北京密云境内。

  即使规划协同,面临的审批手续也非常繁多。比如,要修一条经过河北、北京、天津三地的国家高速公路,三地的路段需要分别到国家发改委去立项报批,以市界为界限,分开走流程,这中间如果某个省或市只有一小段,在报批和建设上不太积极,就会影响整条高速路的贯通。此外,还有投资融资难,协调工作复杂等。

  而困难还远不只此,据《中国经营报(博客,微博)》此前的报道指出,北京顺义区和河北燕郊接壤的一条公路,两地从修建之初就预留着接口,但由于进京的公路需要设立综合检查站,而一个检查站需投资一千多万元,且建设检查站属于公安系统的事儿,交通部门在协调上倍感无力,所以这条路一直未能接通。并且,河北和北京的区县在行政级别上的不对等,导致了许多河北官员到北京协商交通对接时处处“矮人一截”。

  河北省张家口市怀来县一位副县处级干部在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河北和北京区县在行政级别上是不对等的,与我们怀来县接壤的延庆县是厅级,怀来是处级,差一级就会有很多问题。我去延庆协商事情,人家来个局级干部接待就算是很给面子了。”

  郑翔也对记者坦言,目前,京津冀交通一体化没有太多经验可以借鉴,在世界上鲜有一个都市圈内有两个强大的直辖市与一个普通省份的融合,因为北京作为首都,天然具有较强的行政话语权,也与周边地区的经济需求、经济实力和经济结构不一样,这必然对交通一体化产生影响,交通一体化过程相对会有难度。这一点不同于长三角地区的交通协同,因为长三角地区城市之间经济水平差异不太大,交通需求一致。因此才会建成上海虹桥那样的交通枢纽,成功连接周边交通,可以称作是交通一体化的典范。

  目前,北京周边区县也在不停努力打通断头路。据《天津日报》报道,近日,天津市武清区交通局与北京市通州区公路局对接,加快推进高王路北延工程实施。该路前期的审批工作,目前已取得了突破性进展,工程计划于今年内正式实施。该工程的实施,不仅是打通了一条进京的新通道,更是加快京津冀协同发展的一项重点突破。

  郑翔向记者强调:“目前,京津冀交通一体化在规划上的协调层级比较高,是省一级对话。通常采取一事一议的办法,也没有常设机构。交通规划协同问题,核心关键点是行政体制层面的条块分割和地区分割。此外,区县一级还缺少对话机制、协调机制。不同行政层级的地方政府如有交通规划协调的需求,需要上报省级政府,得到省级政府重视后,才能实施。现在亟需建立京津冀地区之间区县对话平台和对话渠道。”

  要逐步统一交通规则

  去年年底,郑翔带领北京交通大学法学院课题组对京津冀交通一体化立法进行了问卷调查。调查历经了一个多月,取得了700多份有效问卷。从调查问卷能看到京津冀交通一体化取得了巨大成就,但也存在一些市民反映强烈的问题。

  而自从提出京津冀一体化国家战略以来,京津冀协同立法就一直走在前面。去年12月,京津冀交通一体化法制和执法协作第二次联席会议在北京召开。会议研究制订了《京津冀公路立法协同工作机制》(草案)、《京津冀交通运输行政执法合作框架协定》(草案)、《北京市、天津市、河北省违法超限运输案件移送暂行办法》(修订草案)等协作文件,为整体联动、互联互通提供了有力保障。

  即便如此,郑翔认为,按照现有立法体制,京津冀三地立法部门不可能单独制定适用于三地的统一的交通法律法规。因为这涉及到立法权的让渡问题,地方人大与地方政府的立法权只能制定适用于本地的法律法规,如果三地需要统一立法,也只能提请更高层级的立法部门制定三地统一适用的法律法规。京津冀地方立法要实现协同,应在立法技术上改进。

  据郑翔介绍,从立法准备阶段来看,可以采用省(市)际协议、区域立法规划、区域立法起草论证、区域立法示范文本等方式来完成协同立法的法律法规文本准备。从立法确定阶段来看,可以采用区域立法联席会议、共同委托立法、建立利益共享和补偿机制等方式来达到协同立法的法律法规确立。从立法完善阶段来看,可以采用区域立法冲突解决机制和立法交叉备案制度来实现协同立法的法律法规制度统一。在区域立法协同程序中,比较重要的制度包括同步提案或送审制度以及协商加入制度。

  根据郑翔带领的课题组所做的问卷调查,目前,京津冀三地交通政策逐渐靠拢,三地地方政府之间还就此达成了协作协议,一些地方交通标准已经统一。如京津冀三地电子不停车收费系统、高速公路命名和编号规则、道路货运站(场)经营服务规范等。京津冀通用的交通一卡通也已开通。

  目前,京津冀交通一体化还面临着一些制度障碍,比如,河北省廊坊与京津之间的车辆限行规则在时间段和尾号方面还不统一,需要调整。与此同时,进京手续还比较繁琐,检查站耽搁时间比较长。

  此外,三地还需要在机动车注册、交通设施标准、交通工具燃油以及排放、油品标准与监管、老旧车辆提前报废以及黄标车限行、交通标示、交通规则(左转车道等)、处罚标准等方面更加统一,也应将交通执法规则更加公开透明。
(责任编辑:季丽亚 HN003)
看全文
和讯网今天刊登了《打通京津冀间的断头路 难在哪?》一文,关于此事的更多报道,请在和讯财经客户端上阅读。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