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中车租赁巨亏黑洞:50余人企业潜在亏损损失达约50亿

2018-04-14 10:22:57 中国经营报 

  巨亏之患

  于晏非,郭婧婷

  编者按/一家仅有50余人的企业,经审计后发现,潜在的亏损损失竟高达约50亿元,简单换算,每位员工头上,竟然承担着约1亿元的亏损。

  这颇具戏剧性的一幕,发生在特大型央企中国中车(601766,股吧)股份有限公司的一级子公司身上。这家一级子公司就是中车租赁,于2016年成立,以金融租赁为主业,然而,成立运行还不到两年的时间,这个曾被寄予厚望的企业,却成为一个亏损黑洞。

  国有资产面临着巨大的损失风险,但究竟谁来为这样的损失承担责任、怎样承担责任,则不仅仅是中国中车需要面临的问题。在中国中车面临中车租赁的亏损黑洞之前,包括中铝、中冶等特大型央企也都面对着巨亏的难题。而这,似乎是行使国有资产产权的真正关键所在。

  一线调查

  中车租赁巨亏黑洞 国资或存50亿元损失风险

  作为大型央企中国中车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中国中车” 601766.SH)的一级子公司,中车投资租赁有限公司(下称“中车租赁”)正陷入麻烦当中。

  巨大的麻烦来自业绩亏损。《中国经营报(博客,微博)》记者多方证实的情况显示,2017年,中车租赁业务亏损近9亿元人民币,此外,还有约50亿元的项目存在国有资产损失的重大隐患。“这是中国中车有史以来,旗下子公司最严重的亏损。”中国中车人士对《中国经营报》记者说。

  2018年年初,中国中车决定给予时任中车租赁总经理董伦云行政记大过处分,他同时被降为中车租赁副总经理。除董伦云外,中车租赁多位管理层成员亦被处以行政处分。

  4月10日,中国中车宣传部负责人对《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正在处置中”,会按照规定,做好相关事项的披露工作。

  多次示警

  中车租赁是在南北车合并后,由原南车投资租赁有限公司(下称“南车租赁”)、原北车投资租赁有限公司(下称“北车租赁”)业务重组合并组建的,是中国中车一级子公司。主要业务为融资租赁,即以中国中车制造的轨道交通产品、大型装备、城市基础设施、工程机械、新能源汽车等为主要方向,为其他企业提供融资租赁平台;资产管理以租赁资产为基础,通过与相关债权人、债务人的资产处置及整合,盘活存量资产,增加中国中车盈利途径。

  2016 年,国内铁路装备业务需求开始出现下滑,货车业务处于低谷,中国中车开始面临经济下行压力。拓展市场、优化业务成为中国中车创新盈利模式的当务之急,融资租赁业务适时而生。

  在中车租赁揭牌仪式上,时任中国中车副总裁楼齐良称,中车租赁未来将成为中国中车业务重组、实施转型升级、推动产融结合的阵地。中国中车曾对融资租赁业务寄予厚望,其战略意义不言而喻。

  中车租赁首任董事长王石山更定下目标:“力争在‘十三五’末,实现销售收入200亿元,实现利润5亿元,成为行业的标杆企业,集团的明星企业。”

  但租赁业内人士称,中车租赁对象以民营企业为主, 项目开展之前并未做全方位风险评估及审计。“与之有业务往来的企业,甚至出现了倒闭和法人跑路的情形。”

  《中国经营报》记者还发现,中车租赁官网最后一条更新停留在2016年9月18日,已有近两年没有再更新官网。原南车租赁人士对《中国经营报》记者证实,2017年,国家审计署对中车租赁进行审计,审计发现中车租赁大约有70亿元项目逾期,由于很多项目对应的公司出现问题,租赁合同不规范等,审计认为,大约有50多亿元存在风险,审计署要求中国中车启动问责。“根据会计准则,2017年提取减值近10亿元,导致公司亏损近9亿元。”他说。

  原中国北车人士对《中国经营报》记者透露,早在2014年9月,国资委在巡视中国北车后,就曾指出北车租赁多项目违规,国有资产存在重大损失隐患。尤其对天津康库得机电有限公司(下称“康库得”)项目存在的问题提出了警示,但是该问题没有得到重视,中车在租赁项目上的损失没能及时挽回。

  康库得成立于2001年,是一家以锻造加工镦锻曲轴为主营业务的企业。原北车租赁人士对《中国经营报》记者透露,2013年左右,北车租赁以融资租赁的方式向康库得租用设备,但是付款后北车租赁并没有得到设备。“几经扯皮后,仍得不到解决,问题有逐渐扩大之势。”他说。

  2015年5月,中国中车安排旗下北京二七机车有限公司(下称“二七机车”)收购了康库得,康库得由此成为二七机车的子公司,属于中国北车企业。上述人士质疑称,为何二七机车在康库得与北车租赁有交易矛盾未能解决的情况下,直接收购康库得?本次收购是否高估了康库得价值?收购是否间接帮助康库得撇清了与北车租赁的债务纠纷?

  4月10日,中车宣传部负责人对《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目前有关中车租赁的亏损事宜,是公司内部管理工作中的问题,中车正在处置中。”他还称,中车会严格按照上市公司规定,做好相关事项的披露工作。

  日前,国资委党委召开会议研究今后五年巡视巡察工作,对2018年首轮巡视工作进行动员部署,对包括中国中车在内的6家央企进行巡视。4月4日,中国中车集团召开了巡视工作动员大会。

  原北车租赁人士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 2015年,在没有对业务进行调整的情况下,中车租赁领导层及中国中车分管租赁业务领导要求北车租赁多做业务,用增量盘活存量,但该政策不仅收效甚微,甚至出现新项目连续出现问题的情况,一度加剧了北车租赁的损失风险。

  2017年初,中国中车正式对租赁公司业务提出警示。中国中车审计部人士对《中国经营报》记者透露,到2016年末,中车租赁的业务规模增长迅速,已经达到150亿元左右,其中近四分之一逾期。中国中车要求中车租赁合理控制融资租赁业务规模,规范业务流程、加强风险管控,对非主业融资租赁业务谨慎开展。“具体做法就是加快逾期债权清收,尽力减少资金损失,不过,现在看,这可能已经为时过晚。”他说。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研究员卞永祖在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最近几年,经济步入新常态,“三降一去一补”“供给侧改革”给传统企业贷款增加了难度,这种情况下,企业对资金的需求比较强烈,实际也将风险转给了像中车租赁这样的主体,短期内风险很难发现,随着金融去杠杆力度的加大,问题逐渐暴露出来。不排除因过度追求业绩,使中车租赁负债率扩大致危机出现的可能。

  处理多人

  中国中车相关人士对《中国经营报》记者证实,降成副职后的董伦云专门从事债务清欠工作。董伦云被降级还波及到中车租赁其他高管。原北车租赁人士对《中国经营报》记者透露,北车租赁第一任总经理梁弢、原副总经理刘振清也因此被追究责任,均被行政记大过处分。二七机车副总经理乔宏波因在上述收购康库得的项目中评估造假,给予记过处分。

  《中国经营报》记者掌握的情况显示,上述处分集中在行政处分范围,未有党纪处分。在被处以行政处分之后,董伦云还被保留了其党委委员的身份。

  依据《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规定,违反国有资产管理规定,造成国有资产流失的,对主要责任者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应给予警告、严重警告处分;撤销党内职务、留党察看直至开除党籍处分。

  就此,中国管理科学研究院特约研究员、上海天强管理咨询有限公司总经理祝波善对《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国资流失情况是多样的,诱因包括违法、内部违规以及经营决策失误。无论怎样,中车仅给予相关责任人政纪处分,仅表明了姿态,体现了企业负责人责权不对等,执纪不严。“按理来说,造成重大国有资产流失,应承担法律责任,但我们在这个领域法律法规还不健全。”他说。

  祝波善还提醒,公司治理中,董事会强调票决制,面对中车租赁巨亏隐患,其董事会成员也应承担相应责任,这也是健全董事会决策体系内在要求。

  就此卞永祖表达了相似看法。他称,处罚应该不会就此截止,调查应会继续深入,尤其应注意该项目中是否存在腐败、违法的行为。他称,中车客户比较单一,客户与供应商的关系稳定,同时,人情关系附属其中,国有企业内部监督不强,对一些事件的处理可能会受到这些因素的影响。“该事件的处理走向,确有高举轻放的担忧。”他说。

  止损清债

  中车租赁人士向《中国经营报》记者透露,中国中车初步计划,中车租赁或将全部50亿元的损失风险分年度进行提取减值,计划通过3~5年完成。

  近两年,中车租赁官司缠身,这些民事合同纠纷案大部分由中车租赁以原告身份发起,目的指向明确,追回欠款。

  2016年,北车(天津)投资租赁有限公司(简称“北车天津租赁”)与盘锦永晟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盘锦晟华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产生融资租赁合同纠纷。北车天津租赁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永晟公司、晟华公司向原告支付包括到期未付租金、违约金及未到期租金7.4亿元人民币。天津市高级人民法院认定事实,判决归还北车租赁7.4亿元,北车天津租赁成功追回7亿元债款。

  中国中车人士透露,中国中车已经成立中车金融租赁有限公司(下称“中车金融租赁”),未来,中国中车拟将中车租赁并入新设立的中车金融租赁。“以中车金融租赁的新盈利来覆盖中车租赁的旧亏损。”他说。或许正因为如此,中车金融租赁的组建才一波三折。

  2015年年底中国中车首次提出发起设立中车金融租赁,方案是,中国中车和中车集团共同出资,其中中国中车出资 27.3亿元,中车集团出资 2.7亿元;2016年6月, 中车金融租赁引入兖州煤业(600188,股吧)、中国国储和天津信托,其中中国中车出资12.3亿元,持股41%,中车集团出资2.7亿元,持股9%,兖州煤业出资7.5亿元,持股25%,中国国储出资4.5亿元,持股15%,天津信托出资3亿元,持股10%。

  然而,新引入的两家新投资者兖州煤业和中国国储先后宣告退出,理由为政策原因和自身经营战略调整。2018年3月8日,中国中车发布公告,中车金融租赁的出资人最终调整为中国中车、中车集团和天津信托三家公司。

  《中国经营报》记者就中车金融租赁的股东变换详细情况和兖州煤业与中国国储先后退出原因询问中国中车,至截稿时,中国中车未做说明。

  就中车租赁的巨亏原因,卞永祖认为,近几年,房地产,金融创新的发展给国有企业带来“诱惑”,使得很多企业进入行业,但这类企业缺乏经验和人才,运作过程中往往会出现漏洞,造成大量损失,最终由国家来“买单”。他强调,规避风险的重要途径之一是建立健全国有企业内部治理体系,董事会监事会治理结构不完善会导致企业经营人员决策上不严谨。在卞永祖看来,当前,应首先对中车租赁损失进行调查,摸清债务情况,把责任理清。

  他还对《中国经营报》记者指出,中车在轨道交通车辆装备技术方面的突破是有目共睹,但发展租赁这一金融业务,无疑是中国中车的短板,这需要提高风险意识和人才储备。他认为,中车应将自己不擅长的业务剥离出去,继续发展主业。

(责任编辑:李佳佳 HN153)
看全文
想了解更多关于《中车租赁巨亏黑洞:50余人企业潜在亏损损失达约50亿 》的报道,那就扫码下载和讯财经APP阅读吧。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