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想要追我,请先追上我的车

2018-06-20 10:32:04 和讯名家 
 
文|李一帆

  我是一个曾在高速上把车开到过200km/h的女纸,这份“罪证”至今仍被当时坐在副驾的朋友保留在手机中。

  彼时的我少不更事,尚不知如此高速的行驶极易导致爆胎,危机之至,没事儿实属万幸;随后不久,我开着某款车由于刹车“失灵”导致了追尾,更让我意识到,汽车不过是个没有主观能动性的机械,切忌过度信任,更切忌做玩火者。

  于是,我开始主动又被动地压抑住心底对速度的渴望,日常开车,信奉一切谨慎为上。

  只有那个拍了我“罪证”的朋友知道,“这都是假象!凡是被压抑的,总会卷土重来。”

  所以,当我收到“吉利杯超吉联赛”的邀请函时,他比我还激动,就好像我多年无处安放的野性终于即将被释放一样。

  然而其实出发前,我还是有过犹豫的,因为我想起来F1的掌门人伯尼说过嘛:“要当一名女车手,光能开快车可不行,还得足够漂亮。”所以我是在反复照了48次镜子之后,才自觉花容还算月貌,于是坦坦荡荡登上了飞往珠海的飞机。

超吉联赛的安排紧凑而充实,在珠海国际赛车场,三天培训+练习,拿到赛车驾照,一天排位赛,一天正赛,全程用车1.4T帝豪GL。
  超吉联赛的安排紧凑而充实,在珠海国际赛车场,三天培训+练习,拿到赛车驾照,一天排位赛,一天正赛,全程用车1.4T帝豪GL。

  为我们培训的是位经验丰富的赛车手,跟着他,从没看过F1或任何赛车比赛的我第一次学习了旗语,“黄旗代表前方车道上有障碍物或意外状况,出黄旗的时候不允许超车”啦,“蓝旗表示后方有车辆正在接近,并且准备超车,请让路”啦,“黑白方格棋则代表比赛已经结束”啦,让咱的心情都跟着这些飘忽忽的旗子跃跃欲试了起来。

  几小时之后,当教练提出要带我们徒步走一圈熟悉场地时,平日里能不走路就不走路的我,竟也在35度的珠海烈日下,伴随着和教练叽叽喳喳地提问、讨论,哪里该靠内道、哪里该收油、哪里该摘档,兴奋异常地走完了4.3km的赛道全程。

但随后,这种兴奋很快便被我自己浇了头冷水。理想与现实的差距呀,总是比四海八荒还大。
  但随后,这种兴奋很快便被我自己浇了头冷水。理想与现实的差距呀,总是比四海八荒还大。

  在预练习的小场地上,一两年才摸一次手动挡的我乍坐进去练习车,就感受到了力不从心,尽管没有发生熄火,但每次左脚从离合抬起时,都有种慌张和不安困扰着我。

  直线加速、换挡、过弯、加速再刹车,一连串手脚并用的动作让我狼狈不堪,前两轮的时候,小场地教练还认真地提醒我,我对手动挡熟悉不够,一定要在这儿练熟悉了才能去赛道。

  我甚至数不过来我在这块半径不过10米的小场地上跑了多少圈,只记得每轮新出发前,都在反复提醒自己这次动作一定要比上次更流畅、更自然!

  这时候我才明白啊,为了追求0.01秒的超越,车手们到底挥洒了多少汗水、技师们反复调试过多少次汽车、又有多少胎皮散落在了赛道。不经历就不会懂,一场场比赛考验着车辆的性能,更考验着车手的意志和水平。

赛车甚至远没有码字轻松,就拿最简单的一点来说,它是一项运动,需要耗费人类极大的体力。
  赛车甚至远没有码字轻松,就拿最简单的一点来说,它是一项运动,需要耗费人类极大的体力。

  想象下你坐在40多度没空调的赛车里,身上要穿一层阻燃衣,还要套上防火赛车服,戴上防火手套、头罩和头盔,身体被安全带紧紧固定在座椅上,四周的防滚架将你包围,头脑时刻要对各种路况进行反馈,手脚还要并用地跟上大脑,加速、过弯、超车、避让,在如此高度紧张且燥热的状态下以最快的速度绕着七拐八弯的赛车场连开8圈。如果没有热爱与自信,怎么能坚持下来?

  就像刚刚培训完的第一天,有两位老师就出于个人原因退出了比赛。

  但我从没想过退出,哪怕第一天需要用比别人更长的时间去熟悉赛车,哪怕队伍里有职业赛车手,哪怕在茫茫男老师中会给人一眼留下“羸弱女司机”的印象,我从头到尾都想的都是一定要完赛!

(原谅我这张被勒扭曲的脸)
(原谅我这张被勒扭曲的脸)

  这种澎湃或许源于第一次看到面前那辆车窗上贴着中国国旗和“李一帆”的15号帝豪GL战车,源于听到每次转弯之后油门踩到底时发动机的轰鸣,源于超车时后视镜里迅疾远去的对手,源于终于体验到了久违的速度与自由。

  说来也怪,每次练习,哪怕换好衣服时再热、再累,甚至产生过中暑的眩晕感,可一旦坐上自己的赛车,就会热血沸腾,没有半丝不适;嗡嗡地发动赛车后,头脑里更是一片空白,所有心情全部抛在脑后,唯一记着的就是烙印在脑海中的行车路线,和无数次“快点、快点、再快点……”的默念。

Emmm…非要再加一点的话,就是当第20次看到转速表超过5500时,我决心为“男朋友标准”再加一点要求,那就是“想要追我,请先追上我的车”。
  Emmm…非要再加一点的话,就是当第20次看到转速表超过5500时,我决心为“男朋友标准”再加一点要求,那就是“想要追我,请先追上我的车”。

可惜如果以这个标准来衡量与我同场竞技的车手们的话,他们几乎全部符合。因为每轮练习赛,成绩排在我之后的除了因冲出赛道或发生碰撞没有完赛的车手外,总是只有女车手。于是从第三轮练习赛起,我给自己定下的目标便是:(1)每次进步一点点;(2)一定要完赛。
  可惜如果以这个标准来衡量与我同场竞技的车手们的话,他们几乎全部符合。因为每轮练习赛,成绩排在我之后的除了因冲出赛道或发生碰撞没有完赛的车手外,总是只有女车手。于是从第三轮练习赛起,我给自己定下的目标便是:(1)每次进步一点点;(2)一定要完赛。

  幸运的是,我做到了。

  珠海站的超吉联赛原定有18位车手参赛,可在第一天的练习赛上就有7辆赛车发生了碰撞,随后几天又发生了各式各样的故事与事故,最后仅有14名车手圆满完成了比赛,而我,便是之一。

更开心的是,从练习赛到排位赛再到决赛,我的每一轮成绩都在进步,负责任地说,我是本次完赛车手里从头到尾进步最大的那个。
  更开心的是,从练习赛到排位赛再到决赛,我的每一轮成绩都在进步,负责任地说,我是本次完赛车手里从头到尾进步最大的那个。

  在第一轮练习赛时,我尚还被冠军套了一圈之多,单圈成绩也与之相差高达25秒,但到最终决赛时,我早已可以轻松跑完8圈,并将单圈成绩与冠军的差距缩小到了12秒。赛车场上的每0.1秒都来之不易,我想这份艰辛的进步,懂的人都明白意味着什么。

  那几天里,我和熟悉的人微信聊天,话里话外离不开的都是对跑赛车的热爱,那种猛踩油门时忘乎一切的酣畅感、和对手彼此超越攻守有道的竞技感、转弯过度险些滑向沙石时的紧张感、冲过终点看到黑白格旗的满足感,甚至是路过两两相撞或冲出赛道的赛车和眼看其零件散落一地时的刺激感,让我的所有感想都只能用四个字形容:欲罢不能。

决赛前,我不小心弄丢了头套,比赛全程汗水都在头盔的裹挟之下不停往眼睛里涌,活脱脱的汗如雨下。但当完赛时,我甚至根本没有去擦那些扎眼的汗水,脑子里想的都是,我要继续参加其它赛事,保住我的赛照。
  决赛前,我不小心弄丢了头套,比赛全程汗水都在头盔的裹挟之下不停往眼睛里涌,活脱脱的汗如雨下。但当完赛时,我甚至根本没有去擦那些扎眼的汗水,脑子里想的都是,我要继续参加其它赛事,保住我的赛照。

  而眼前的这辆帝豪GL,也成了与我相处时间最短却最令我心动与怀念的一辆车。

  它与帝豪GL的量产版相差不大,不过是在前脸部分更换了更加通透的下格栅、在发动机盖增加了进风口、在车侧增加了宽体包围、在车尾换了更大的尾翼,内部也仅是增加了绞牙减振器、大制动片,加装了防滚架,换装了方向盘,拆除了座椅、中控台等大部分零部件,至于汽车的发动机、底盘、仪表盘等等核心部件,都是原厂原车出品。

  仅做了如此赛事化的改装,帝豪GL便为我们创造了一段如此美好的经历,它的模样与印在车窗上的我的名字,到现在想起来都是我最满足的一场回忆。

兀自感谢超吉联赛带予我的一切快乐时,我想,在这片土地上,一定还有着成千上万与我有过相似心情的车手兄弟。
  兀自感谢超吉联赛带予我的一切快乐时,我想,在这片土地上,一定还有着成千上万与我有过相似心情的车手兄弟。

  一直以来,赛车运动都绝对是一个有钱人的游戏,所谓低门槛的平民赛车从来不存在。一套好的赛车服上万元,头盔上万元,车辆加装普通防滚架5万元,改装车辆其他零部件更是不用说了,日常练习每半小时500、1000元起步,参加比赛需要报名费,个人参赛还需要改装车辆,赛中需要技师随时查检,赛后车辆还需要维修维护……随便想几个细节,就是笔不小的支出。更重要的,“求比赛无门”是常态。

  也因为如此,中国的赛车文化始终没有真正繁盛起来,层出不穷的我国赛车手也至今没有一人能在达喀尔、WRC、WTCC、F1、FIAGT大奖赛等世界顶级汽车赛事上真正留下姓名。

  而这一切,都在吉利进入赛车领域后,慢慢发生了改观。

还记得2004年,吉利集团董事长李书福第一次向外界宣布,吉利将投资1亿人民币从事赛车运动,并将组建中国第一个方程式车队。仅仅两年之后,2006年,“亚洲吉利方程式公开赛”便得到了国际汽车运动联合会批准,成功开启了比赛。这是首个由中国汽车企业打造的汽车方程式国际公开赛,它结束了我国没有本土方程式赛车的历史。
  还记得2004年,吉利集团董事长李书福第一次向外界宣布,吉利将投资1亿人民币从事赛车运动,并将组建中国第一个方程式车队。仅仅两年之后,2006年,“亚洲吉利方程式公开赛”便得到了国际汽车运动联合会批准,成功开启了比赛。这是首个由中国汽车企业打造的汽车方程式国际公开赛,它结束了我国没有本土方程式赛车的历史。

  直到现在,已经更名为“中国方程式大奖赛”的“亚洲吉利方程式公开赛”仍然是中国唯一最高级别的方程式赛事,从中衍生出的吉利发动机技术更是在后来得到了国际汽联认证,开始为国际汽联F4中国锦标赛提供动力支持。

  同样是在2006年,为了让平民车手也能真正参与到赛车中来,吉利还在亲民赛车方面打造了集体验、培训、比赛于一体的吉利杯超吉联赛,没错,就是我们此次参加的比赛。

  它已经在中国持续举办了13年,它让所有汽车爱好者都能有机会在专业教练的指导下,使用吉利赛车,通过几天的密集训练便能掌握赛车驾驶的基本要领,并且获得由中国汽联颁发的赛车G照,从此可以参加中国汽车批准的汽车集结赛、汽车驾驶技能性赛和由省、市、自治区主办的地区性汽车群体式发车项目的比赛。

  吉利主导的赛车培训,是目前国内收费最低的G照培训课程,如果以吉利车主身份报名,甚至还可享受额外的优惠。可以说,如今的吉利杯超吉联赛已经成为了平民车手走向职业赛事的专业化平台。

从门槛最低的吉利帝豪市民挑战赛、赛事体验营、木兰精英赛,到集体验、培训、比赛于一体的超吉联赛,再到赞助FIA F4和中国方程式大奖赛,进军环塔国际拉力赛、丝绸之路国际拉力赛、达喀尔中国系列赛事等国际大型拉力赛,还有在宁波、长株潭、武汉和北美建设赛车场,吉利从来没有忘记过帮助平民车手实现自己的“赛车梦”。
  从门槛最低的吉利帝豪市民挑战赛、赛事体验营、木兰精英赛,到集体验、培训、比赛于一体的超吉联赛,再到赞助FIA F4和中国方程式大奖赛,进军环塔国际拉力赛、丝绸之路国际拉力赛、达喀尔中国系列赛事等国际大型拉力赛,还有在宁波、长株潭、武汉和北美建设赛车场,吉利从来没有忘记过帮助平民车手实现自己的“赛车梦”。

  他们深刻地明白,想要普及赛车文化,想要推广中国汽车业,根本还是要让更多的平民车手参与其中。让老百姓真正爱上赛车和中国汽车,或许比销量又翻了几番更让他们快乐,更能体现他们的真正追求。

  还记得20年前,当吉利第一辆汽车下线时,李书福说“要造老百姓买得起的汽车”,而从2014年开始,李书福已经把这句话改为了“造每个人的精品车”。

  感动之余,我想这就像我在赛道驰骋时心里想着“想要追我,请先追上我的车”一样,或许从那时起,吉利想的就已经是“未来想要追我,请先追上我的车”了吧。

  这是中国汽车的幸运,更是我们的幸运。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autocarweekly。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季丽亚 HN003)
看全文
想了解更多关于《想要追我,请先追上我的车 》的报道,那就扫码下载和讯财经APP阅读吧。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