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特斯拉惨跌9%!马斯克暴服药问题 媒体:SEC会强化调查

2018-08-18 08:26:34 每日经济新闻 

  在马斯克一番至情至性的哭诉后,特斯拉股价以大跌回应。市场看到的可能不止是马斯克多拼搏、空头带给他多少痛苦,还有他作为管理者给公司留下的隐患,以及监管压力越来越大的现实。

在《纽约 时报》8月17日本周五报道公布的采访中,特斯拉董事长兼CEO马斯克还原了十天前发推文宣布考虑将特斯拉私有化的情景,声泪俱下地回顾了过去所面临的巨大压力,以及他的工作对他个人身体状况的影响。他认为,过去这一年是他职业生涯中面临的“最艰难、最痛苦的一年”,很大程度上是因为特斯拉空头。

  在《纽约 时报》8月17日本周五报道公布的采访中,特斯拉董事长兼CEO马斯克还原了十天前发推文宣布考虑将特斯拉私有化的情景,声泪俱下地回顾了过去所面临的巨大压力,以及他的工作对他个人身体状况的影响。他认为,过去这一年是他职业生涯中面临的“最艰难、最痛苦的一年”,很大程度上是因为特斯拉空头。

  然而,资本市场不相信眼泪。周五当天,特斯拉股价低开低走,盘中最低跌破303.60美元,跌幅最大达到9.5%,最小跌幅也超过2%,最终收跌8.93%,收报305.5美元,收创8月2日以来新低,截至最近更新,盘后进一步下跌。为何特斯拉股价大跌?

  上述纽约时报报道再次提及美国证监会(SEC)调查特斯拉的消息,称SEC调查员对特斯拉的调查看来在迅速强化。消息人士称,特斯拉最近收到了SEC的传票。马斯克和一些董事在准备,最快下周和SEC的官员会面。

  日前,英国《金融时报》和华尔街日报(博客,微博)的报道均称,在马斯克本月发出考虑特斯拉私有化的Twitter帖子之后,SEC正在跟进调查马斯克是否借此推升股价、击退特斯拉股价的做空者。特斯拉是美股当前最热门的做空对象。

  而且,上述纽约时报报道暴露了马斯克服药帮助睡眠的习惯,提到马斯克在采访中承认自己经常靠吃安眠药安必恩帮助缓解失眠。一些特斯拉的董事担心,有时他服这种药非但没有让他入睡,还造成他深更半夜在Twitter上发帖。另外,一些董事还知道,马斯克有时服用制造愉悦感的娱乐性药物。

  CNBC新闻主持人Jim Cramer本周五在Twitter评论称,马斯克接受的这次采访带来“毁灭性的”影响。“对马斯克来说,现在最安全的就是休病假。”

  开车路上发的推文

  美国当地时间8月7日,马斯克在Twitter上表示,他在考虑以每股420美元的价格将公司私有化,而且融资也搞定了。

  这条消息发布于美股正常交易时段,或许马斯克当时根本没有意识到这一推文对于市场来说有多重要。在消息发布1个小时20分钟后,特斯拉股价便飙涨7%,随后特斯拉股票交易暂停了一个半小时,当日收涨11%。

  在接受《纽 约时报》采访时,马斯克透露,他当天起床工作一段时间后,便驾驶自己的特斯拉Model S去机场,准备前往内华达州的超级工厂。而上述推文,就是在去机场的路上发布的。

  马斯克表示,他发出这条消息是出于信息透明的考虑,并称在发布之前,没有任何人看过。

  至于420美元的价格是怎么得出的,马斯克在采访中也做了解释,称他希望开出的价格较特斯拉当时股价溢价20%,也就是大约419美元。但他觉得419不太好看,因此凑整就变成了420美元。

  有意思的事,4月20日是美国所谓的“大麻日”,因此420这个数字一度让不少人以为马斯克的推文是不是他在吸毒后说的胡话。对此,他在采访中也做了解释:

  明确说明,我当时并未吸食大麻。大麻无助于提高工作效率。

  特斯拉董事会慌了

  一般而言,对于上市公司来说,类似这种重大消息必须要经过周密的内部讨论,在得出共识后再通过官方渠道发布。

  马斯克上述消息不仅没有通过特斯拉官方发出来,而且发布时间也是在股票交易时段,导致股价急速飙升,空头损失惨重。于是,第二天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的调查就来了。

  特斯拉的董事会更是一脸懵,《纽约时报》援引知情人士称,对于马斯克在没有提前和董事会通气就发出这一重大消息的做法,董事会成员非常生气。

  不过在上述采访中,马斯克表示,董事会成员并未就此向他进行抱怨:

  我不记得与董事会就此有过任何沟通。

  我的确没有接到过董事会成员生气的电话。

  在《纽约时报》上述采访刊发后,马斯克通过特斯拉发言人表示,当时的确有一名独立董事就此与他沟通,并且他同意以后不会在没有和董事会沟通的情况下发布和私有化相关的信息。

  此外,《纽约时报》还援引知情人士称,部分董事会成员近期要求马斯克戒掉Twitter,并专注于造车和发射火箭。

  一把辛酸泪

  在上述采访中,《纽约时报》还刻画了“钢铁侠”马斯克软弱的一面。“过去这一年,是我职业生涯中最艰难和最痛苦的一年,”他称。

  他在回顾过去的辛酸时称,近期他每周的工作时长达到120小时,自2001年来也从未再休过超过一周时间的假期。2001年他之所以有过一段时间的休息,是因为去南非得了疟疾而住院。

  有时候我三四天都不会离开工厂。

  这背后的代价就是没法去看孩子及见朋友。

  6月28日马斯克刚过了47岁生日,在上述采访中,他表示生日那天24小时都在工作。“整夜都是,没有朋友陪伴,啥都没有。”

  而这种工作强度当然是有代价的。马斯克表示,他经常需要吃安眠药才能入睡。“经常我只有两个选择,失眠,或者吃安眠药。”

  这种情况特斯拉其他高管也看在眼里,《纽约时报》援引知情人士称,多年来特斯拉也一直希望给他配备一名副手,去分担一些日常工作。

  马斯克表示,几年前特斯拉曾经就此接触过Facebook二号人物Sheryl Sandberg,现在已经没有积极推进这件事了。不过《纽约时报》称这项工作还在进行,而且在马斯克上述推文事件出现后被提上了更高的日程。

  马斯克目前身兼特斯拉董事长和CEO职位,这是他工作负担重的来源,也为不少投资者诟病。他在采访中表示,目前并无计划放弃其中一个角色,不过也表示,“如果你知道谁能做的更好,请告诉我,他们可以来做这个工作。”

  空头的折磨

  财务状况不佳导致不少投资者盯着特斯拉做空而不松手,这也让马斯克苦恼不已。

  在上述采访中他又一次提到特斯拉空头给他带来的痛苦:

  做空者给他带来了至少几个月的极度折磨,这些人极力推行自己的理念,而那有可能最终导致特斯拉的覆灭。

  他还提到,他之所以因此而痛苦,是因为这些做空者不是傻子,而是“极度聪明的人”。

(责任编辑:邱利 HN154)
看全文
想了解更多关于《特斯拉惨跌9%!马斯克暴服药问题 媒体:SEC会强化调查 》的报道,那就扫码下载和讯财经APP阅读吧。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