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谭旭光新“汽车帝国”或临重组难题

2018-09-23 11:36:38 中国经营网  刘媛媛

  往昔恩怨成旧梦,12年后,当重返故地,谭旭光高呼“我回家了”。

  2018年9月1日,在“老对手”马纯济正式退休9个月后,人称“谭大胆”的潍柴集团董事长谭旭光接替他的位置,被山东省政府任命为中国重汽(000951,股吧)集团(以下简称“中国重汽”)党委书记、董事长。如无意外,57岁的谭旭光将带领中国重汽掀起新一轮改革浪潮。

  追溯过往,谭旭光曾是中国重汽集团的副总经理,潍柴集团曾是中国重汽旗下子公司。然而2006年,因发展理念分歧,谭旭光带领着潍柴集团与中国重汽“分道扬镳”,自此两家公司由“父子”变为竞争对手。如今12年过去,从年销售额来看,潍柴这个出走的“儿子”体量已然将中国重汽远远甩在身后。因此,在外界看来,谭旭光的此次回归称得上是“衣锦还乡”。

  而除了掌管潍柴集团和中国重汽之外,谭旭光现在还是山东重工集团有限公司的党委书记、董事长,包括潍柴动力(000338,股吧)、潍柴重机(000880,股吧)、亚星客车(600213,股吧)、中通客车(000957,股吧)、山推股份(000680,股吧)等在内的上市公司都在其掌控之下,一个新的“汽车帝国”呼之欲出。如何平衡管理好这些公司,尤其是如何实现潍柴集团和中国重汽的协同发展,成为业内最为关心的问题。

  对此,中国汽车工业协会助理秘书长杜芳慈在接受《中国经营报(博客,微博)》记者采访时表示:“潍柴和中国重汽此前确实存在矛盾,希望在接任中国重汽董事长一职之后,谭旭光把中国重汽做好。”至于如何做好等问题,本报记者先后致电致函中国重汽集团及其A股上市主体中国重汽集团济南卡车股份有限公司方面,但截至发稿,集团方面未予回应,济南卡车方面表示,虽然公司是集团控股的上市公司,但更换董事长一事与公司无关。

  昔日“父子”反目

  谭旭光个人履历显示,其生于1961年,1977年,年仅16岁的他进入潍柴工作,从产品试验岗位做起。至1998年的20多年时间里,历任潍坊柴油机厂外贸处处长助理、副处长,潍柴进出口公司总经理,潍坊柴油机厂厂长助理、副厂长等职务。

  1998年,谭旭光在国企三年改革大潮中被破格任命为潍坊柴油机厂厂长、党委副书记。彼时受亚洲金融危机影响,潍柴深陷连年亏损、资不抵债的困境。截至1998年上半年,公司欠税、欠息、欠费达3亿元,拖欠职工工资6个月,数千台产品积压库房。谭旭光此时接手,可谓是临危受命。

  面对困局,谭旭光认为只有改革才能有活路,于是接连为潍柴开出了系列药方:三项制度改革、三三制改革、引入市场机制、混改上市等。将潍柴的改革一步推进深水区,直面核心矛盾。2004年,潍柴动力成功在香港上市,打通了资本国际化道路。

  与谭旭光一样,2000年马纯济接掌中国重汽时,这家老国企正处于水深火热之中,已拖欠工人工资长达13个月,总额达到4.42亿元。这让这位曾经主管济南工业经济的副市长意识到,自己必须担起拯救中国重汽的重任。因此,2001年,马纯济围绕生产经营、改革重组、对外合作三条主线运作,慢慢使中国重汽的企业生产、经营、管理各方面走向了正轨。

  而正是在改革发展过程中,潍柴与母公司中国重汽因发展理念不同生出了嫌隙。嫌隙显于杭州发动机厂(以下简称“杭发厂”)的争夺,杭发厂隶属中国重汽,主要产品为斯太尔(000760,股吧)系列柴油发动机。2004年,潍柴动力上市时,中国重汽曾向港交所承诺,将杭发厂交由潍柴委托经营管理。2005年2月,潍柴动力向中国重汽支付8000万元定金,要求独家收购杭发厂,有效期至2005年12月31日。然而此时中国重汽却反悔了,称潍柴造成了杭发厂的亏损和人才流失,决定收回潍柴对杭发厂的管理权。

  矛盾一触即发,此后,潍柴与中国重汽多次发生摩擦,比如2005年8月,双方共同竞争拥有陕重汽、法士特齿轮箱、汉德车桥等资产的湘火炬汽车集团有限公司,最终,潍柴以10.23亿元的出价胜出。

  在此情形下,2006年3月,山东省国资委发文称,将中国重汽原持有的100%潍柴厂股权划转至山东省国资委直接持有。这意味着,潍柴与中国重汽正式“分家”。

  “分家”后,原本的“父子”变成了互不相让的竞争对手。2007~2008年间,潍柴和德国曼公司传出合资“绯闻”,据当时媒体报道,德国曼公司相继与技术合作伙伴陕汽集团、潍柴动力等企业进行了长达数年的谈判。然而最终德国曼公司却转向了中国重汽,与中国重汽签署了合资协议。

  2010年,马纯济公开宣布,中国重汽已与上海汇众汽车制造有限公司签订协议,收购该公司模具等主要技术资产。而在此之前,谭旭光一直对上海汇众的技术资产颇为看重,有意收购其重卡业务。

  曾有对潍柴动力保持持续关注的投行人士表示,“谭旭光与马纯济,虽然一个有着典型的企业家精神与冒险气质,一个是韬光养晦、天然有一种政治家风度,但骨子里他们都对事业、对产业有着很强的企图心,可谓是‘两强相遇’。”

  今时“衣锦还乡”

  9月1日,潍柴集团官网发布消息,中国重汽召开领导干部大会,山东省委常委、济南市委书记王忠林出席会议并作重要讲话。济南市委常委、组织部部长李刚宣读了济南市委关于中国重型汽车集团有限公司干部调整的意见:8月31日,经中共济南市委常委会研究,谭旭光任中国重型汽车集团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董事长,相关手续按法定程序办理。谭旭光所任山东重工集团董事长、潍柴控股集团董事长仍然保留不变。

  阔别12年后再次站在中国重汽的主会场上,个性鲜明的谭旭光第一句话就是“今天我回家了”,他直言:“是中国重汽培养了我。”

  有目共睹的是,此次回归,谭旭光身披荣耀。潍柴集团在与中国重汽“分家”之后,取得了高速发展。

  数据显示,2017年,潍柴集团实现汇总收入2208亿元,其中海外业务占比超40%,利润总额超过100亿元。其中控股上市公司潍柴动力2017年实现营业收入1516亿元,同比增长62.66%,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68.1亿元。

  2018年上半年,潍柴动力的盈利水平再度上涨,H股财报显示,公司实现营业收入822.64亿元,较2017年同期增长13.8%;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43.93亿元,较2017年同期提高65.8%。

  反观中国重汽,虽然也在改革的大潮中实现了长足的发展,但较曾经的子公司而言,增速略慢一拍。2017年,中国重汽集团实现销售收入905亿元,利润45亿元,远不及潍柴集团。

  2018年上半年,中国重汽H股发布的财报显示,公司实现营业收入336.24亿元,相比去年同期的266.26亿元,增长26.28%;上半年实现净利润23.6亿元,同比上升69%。

  销售方面,今年上半年,潍柴动力旗下子公司陕汽共销售重卡8.4万辆,同比增长14.4%。公司共销售重卡用发动机19.4万台,同比增长8.9%,市场占有率28.9%。中国重汽上半年的卡车总销售量为16.2万辆,同比上升25%,其中重卡销售量9.35万辆,同比增长25%。

  就市值来看,截至2018年9月20日14:00,中国重汽H股市值480亿港元,潍柴动力H股市值已达到752亿港元。

  谭旭光去年年底曾提出,潍柴集团2020年传统业务要超越世界高端水平,到2030年新能源业务要在全球行业发展,收入达到1000亿美元。据《经济导报》分析,此番山东重工与中国重汽战略合作,未来实现收入1000亿美元,也并非仅仅是梦想。

  前路多重考验

  那么,在谭旭光的“汽车帝国”中,中国重汽将会扮演什么样的角色?有观点认为,从以往的众多案例可以看到,在激烈竞争领域的第一名和第二名合并后,结局就是第二名逐步淡出。不过,在杜芳慈看来,中国重汽和潍柴在发动机业务上有竞争关系,但在整车上并没有,因此发动机业务上未来可能会作出调整。

  至于在错综复杂的历史纠葛下,潍柴与中国重汽是否会面临重组难题,杜芳慈认为,重组过程肯定不会很顺当,“我觉得大家都应该从大局考虑,双方不计前嫌,共同把企业做好、做大。”

  据悉,新官上任三把火,谭旭光重返中国重汽不足一月,已经频频放出狠招。9月1日在中国重汽召开新班子上任后的第一次领导干部会议上,谭旭光提出了六大目标愿景:必须实现全系列商用车中国第一、全球领先的战略,用3-5年打造中国第一的商用车集团;必须实现技术全球引领,掌控高端商用车核心竞争力,加快新能源、智能网联汽车发展;必须实现深度市场化改革,为发展注入源泉活水;必须实现开放合作走出去,整合全球资源为我所用,增强国际市场竞争力;必须实现高层次人才集聚,打造业绩导向的管理体系,培育最具竞争力的人才高地和生态;必须实现价值观高度统一,打造钢铁团队、虎狼之师。

  9月16日,谭旭光再次召开中国重汽千人干部会议。会上他也毫不留情地指出中国重汽存在的“十大问题”,矛头对准了重汽管理最深层次的问题,包括团队缺乏合力、文化没有特色、战略路径不清、财务管理不严、费用管控低效、干部缺乏激情、纪委监督无效、审计约束不力,以及信息严重不通。同时针对这些问题提出了几点解决方案。

  不难看出,作为中国重汽新一任“掌门人”,谭旭光或许已经放下从前的恩恩怨怨,但依然保持雷霆作风不改,行事效率高效的工作作风。他曾说:“事业比我的生命更重要。”并承认自己对企业是“铁腕治理”。

  那么,在谭旭光这一次的“铁腕”下,中国重汽将迎来怎样的明天?

  付魁 对本文亦有贡献

(责任编辑:邱光龙 HF056)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