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执掌华晨汽车13年 祁玉民“靠合资养自主”蓝图破灭

2020-12-08 07:10:29 第一财经日报 

  作者: 武子晔

  [ 2015年至2019年,剔除华晨宝马利润后,华晨中国总体亏损34.84亿。 ]

  华晨汽车集团控股有限公司(下称“华晨汽车”)进入破产重整程序后,曾经执掌华晨汽车13年的祁玉民再次陷入舆论旋涡。

  12月4日,辽宁省纪委监委发布消息称,华晨集团原党委书记、董事长祁玉民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2005年底,时任大连市常务副市长的祁玉民空降到华晨集团出任董事长。2019年4月1日,祁玉民正式告别华晨汽车。在执掌华晨汽车13年间,他曾通过一系列改革措施将华晨汽车从悬崖边上拉回,也因此曾被称为“救火队长”。在汽车产业股比政策放开后,祁玉民主导华晨宝马股比变更,对于祁玉民在华晨汽车做出的种种决策,在业界也饱受争议。

  甩掉15亿不良资本

  “华晨汽车旗下的金杯,曾在中国汽车产业发展中留下浓重的一笔,它曾推动了一个细分市场的快速成长。”汽车行业资深分析师梅松林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

  然而在祁玉民接手时,华晨汽车已累计亏损高达80亿元,拖欠供应商10亿元债务。面临这样一个烂摊子,祁玉民开始整合产业链上下游资源,将华晨汽车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他通过采取降价措施拉动销量增长,将最高售价超20万的尊驰车型价格回调至十几万的价格区间内。同时,在2006年推出中华骏捷新车时采用了低价入市的战略。

  祁玉民上任一年后,2006年华晨汽车销量大涨达21万辆。根据当年财报内容,2006年华晨汽车实现营收104.85亿元,同比增长191.71%;当期亏损3.98亿元,同比下降38.69%。

  祁玉民擅长资本操作,他曾剥离了金杯汽车(600609,股吧)的中华轿车业务,甩掉了不良资本15亿元;2009年,华晨汽车集团控股有限公司还曾以私人配售方式,按每股2.25元配售价,配售5亿股华晨中国股份,套现约11.25亿港元。业内认为,在资金的“开源”方面,华晨汽车更加倚重旗下三家上市公司——华晨中国、金杯汽车、申华控股(600653,股吧)。

  “祁玉民做了很多尝试,他是华晨宝马合资的重要推动者,这为华晨汽车的发展奠定了基石。目前,华晨宝马仍是华晨汽车的现金奶牛。在合资基础上,祁玉民也在不断谋求突破。推出中华品牌轿车、SUV,后来又推出华颂(mpv)。但每个板块都比较弱,这其中包含战略方向、资源集中度、文化问题等多种因素。”梅松林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而作为企业家,把企业做好、为股东带来价值,是责无旁贷的。

  在汽车行业分析师张翔看来,华晨汽车此前在国内是知名度很高的企业,现在已经走入破产重整的境地,决策者祁玉民有很大的责任。从企业发展历程来看,祁玉民此次接受调查有两方面值得考究。一是华晨通过与宝马合资虽然赚取了利润,但中华汽车一直处于亏损状态,祁玉民上任后通过降价销售来扩大市场份额,这种决策伤害了品牌溢价。另一方面,华晨宝马股比变更,祁玉民将华晨持有的25%股权出售,使华晨在合资公司中仅占有25%股权,宝马持有75%。“整体上来看,华晨汽车自主研发能力没有跟上,多年来在吃老本。”张翔对记者表示。

  值得注意的是,与华晨处境类似的东南汽车、江铃汽车(000550,股吧)均起家于轻型商用车,彼时东南汽车得利卡、江铃汽车全顺均在轻型商用车市场占据一席之地,随后这些企业开始向乘用车转型。

  以东南汽车为例,其在2003年通过引进三菱轿车切入乘用车市场,当年销量大幅上涨但2004年就陷入下滑的境地。由于股权纷争等问题,在三菱中断对东南汽车的产品导入后,东南汽车开始推出自主乘用车产品,在2009~2013年间,东南汽车推出多款轿车产品,实现销量连续增长。2014年销量开始大幅下跌后又推出SUV产品,在出现短暂销量高峰后再次进入发展困境。目前,东南汽车已被边缘化。

  “这类起家于轻型商用车的企业,它们的转型都不是很成功。这些企业擅长做b端市场,从b端市场到c端市场的跨度很难,当时还未形成以市场为中心、以用户为导向的环境,因此转型很难。”梅松林对记者表示。

  “靠合资养自主”

  在华晨汽车版图中,华晨宝马一直发挥着重要作用。公开资料显示,祁玉民上任之初就将华晨宝马的销售渠道拱手让人。随后,宝马又逐渐将合资公司的财务、行政、市场和公关等部门全部收入囊中,这在业界引起了较大的争议。而再次因为华晨宝马引发争议则是在2018年,华晨汽车将手中25%的合资公司股权作价36亿欧元出售给宝马,华晨宝马成为中国第一家打破中外50:50股比的合资公司,并预计于2022年交割完成。

  对于股比变更,祁玉民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这是主动而为。“现在中国所有搞得好的汽车企业都是在靠合资养自主,这是一种合资的策略,我是优先发展华晨宝马,让华晨宝马带着自主品牌发展。”

  “华晨没有深入地做下去。早期做了一些摸索,傍着宝马这棵大树尽可能地将资源、技术移植过来,然后打造自主,可能这种想法相对简单,通过简单嫁接把品牌、产品做好是一件很难的事情。”梅松林对记者表示,祁玉民可能犯了两个错误,一是太依赖华晨宝马。对比北汽、广汽、上汽等,华晨仅有华晨宝马一个可支撑的合资板块;二是华晨自主品牌战线太多,除了金杯外,还包括做乘用车的中华、做mpv的华颂以及做商用车的华晨鑫源,这些业务需要的资金量很大,但产出都比较弱。在技术、资源等都不是很强的情况下,战线铺的太长会带来风险。

  根据华晨中国汽车控股有限公司(01114.HK)财报,2015年至2019年,剔除华晨宝马利润后,其总体亏损34.84亿。而华晨宝马在过去五年时间累计利润达269亿元。今年上半年,华晨中国营收达14.5亿元,同比下降23.85%,净利润为40.45亿元,同比增长25.24%。如果去掉从华晨宝马得到的利润分成,华晨中国总体亏损达3.4亿元。

  

(责任编辑:李显杰 )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