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理想赴港,李想也该收收暴脾气了

2021-07-27 19:28:23 和讯名家 


王兴是理想的第一个“关键先生”,李想则是第二个。

来源|AI蓝媒汇

ID:lanmeih001

作者|关关

编辑|魏晓

去年7月,理想登陆纳斯达克。时间不到一年,7月26日,理想通过港交所上市聆讯,不久之后,我们将看到理想在港股双重上市。

在聆讯材料中,创始人李想被称为“中国为数不多接连取得成功的创业家”,他曾先后创立泡泡网、汽车之家,理想汽车是其第三次创业。过去的这些成功经历,也都“彰显出李想作为中国最佳互联网产品经理之一的洞见、视野、经验及能力”。

是的,李想可能是一个很牛的产品经理。去年理想上市后,市场曾对理想增程式技术架构有质疑,王兴在饭否上带着点推销的意思力挺李想,说:

我从来不试图说服别人“买”理想ONE,我只是建议他们试一下理想ONE,开一开,坐一坐,自己感受一下再做判断。有些人碰都没碰过理想ONE,仅凭所谓行业经验/理论/常识就直接唱衰,呵呵。

当然,王兴本人和美团现在和理想都是深度绑定的关系,王兴也被称作“理想的关键先生”。在聆讯材料中,理想的4个主要股东,美团和王兴就占据了两个重要位置:

美团以13.23%的股权,拥有理想4.21%的投票权;王兴以6.76%的股权,拥有理想2.15%的投票权。

李想本人则作为理想的单一大股东,以23.79%的股权,拥有理想75.74%的投票权。当初理想在美股上市时,根据其招股书中披露的数据,当时李想拥有理想21.0%的股权、72.7%的投票权。

在“蔚小理”三家造车新势力中,李想是最具有“粉丝效应”的一位创始人。时至今日,李斌微博有49.5万粉丝,何小鹏的微博有96.9万粉丝,而李想的微博,则有186.9万粉丝。

当然,这种粉丝效应对理想可能并没有那么利好,比如李想的一个外号:

车企创始人骂街第一人。

这个外号很有意思,一定程度上表明了理想这家企业,其品牌形象已受损严重。

比如我们复盘下4月、5月、7月,理想分别发生了三件看起来没什么关联的事。

4月份时,李想发了一条微博,以第三者讲故事的角度,谈了一件事,并请求网友赐教。

事件的起因,源于一位女记者从某人脉网站上加了一位理想的工程师,并问了一句:

听说5月份理想one的改款车就要上市了,比较好奇新车都有哪些变化,可否请教一下?

因为这个问题,该女记者惹恼了这位工程师,他反问道:

我也想和你请教一下你的X生活和谐吗?最近有没有解锁什么新XX,也想和你请教一下。

对于理想的员工来说,“保密”工作自然有其原则性,这位工程师在发表粗俗言论的同时,也表达了自己的怨气:

能说的公司都对外宣布了,这种涉密的问题不要再找小白问了,真有人回答了你们,你们阅读量是上去了,想过提供信息的人吗?泄漏机密什么后果你不清楚?

当然,这件事已经过去了,其中是非也不用太多讨论了。在理想的发展史中,这只是其公关危机案例中不起眼的一件,但这件事情也并非没有涟漪,5月份时,理想的另一场公关危机,就跟上述女记者提到的“理想one的改款车”有关。

当时,有网友在微博上维权,发布多张在理想ONE车身上贴着的各种横幅,比如:

车友跟理想谈情怀,理想把车友当傻子!

理想ONE没有良心的欺诈销售,抛弃忠实粉丝!

这起事件的起因是5月25日,理想发布并上市了新款理想ONE。从售价看,新款理想ONE售价上调了1万元,换来的是辅助驾驶系统软硬件和配置上的升级。

问题的关键在于,不少的理想用户并不知道这一消息,已经订车以及提车不久的用户认为理想的销售欺骗了他们,有车主表示:

升级换代很正常,但是隐瞒要升级换代,把旧款卖给我们就不对。

有车主们开始通过各种渠道去发声,譬如在李想的微博、理想APP、车主群以及售后客服,但却经历了不理会以及“被移出群聊”等操作。在车主们“维权无门”后,他们自发组建维权群,并由一名律师职业的理想车主,送给了理想一发律师函。很“过分”的是,在网上流传的截图中,甚至有车主向理想的售后表达了自己一个很“大爷”的诉求:

你帮我扇李想。

事实上,理想的品牌受损,跟李想本人也有一定的关系。在过去的新闻中,李想身上的新闻点甚至比理想还要多。

7月份时,有车主发布视频显示,理想ONE的座椅缝隙间疑似有水银,而且剂量可观。作为一种有毒物质,理想官方给出的解释是:

理想ONE在产品设计、原材料选择、生产制造、运输及交付环节均未使用到水银,车辆完全符合《汽车禁用物质要求》(GB/T 30612-2014)及欧盟ELV等有害物质相关要求。

但让理想深陷“水银门”事件的,却并非理想官方的态度,而是李想本人的一条微博。7月5日,李想在微博怒斥:

造谣我们用水银的人和媒体,祝愿你们血液里流动着汞,脑子里装满了汞!

这条微博,李想发了三遍。最后,这条微博还是被李想删掉了。

这波操作,也将李想推上风口浪尖。微博的评论区中,有网友这样评价李想:

道貌岸然、满嘴谎言、欺瞒消费者。

这样的形象,对于一家上市企业的CEO,坦白说,很严重了。李想发脾气其实不是一次两次了,他也是少有的非常直性子地骂媒体的一位CEO。如果你看过李想在2013年参加的一档《赢在中国蓝天碧水间》的节目,应该能对李想的脾气有所了解。

在这档节目中,彼时作为汽车之家创始人兼总裁的李想,因为合同准备不足,扯着嗓门现场发飙说:

合同没打印好,还要我打印简历,在干什么,脑袋进水了。

“水银门”事件后,有网友说李想膨胀了。经历过新能源汽车的低谷期后,理想交的成绩单其实还不错。在本次聆讯资料中提到,从2019年11月量产理想ONE,截至到2021年6月30日,理想汽车交付逾63000辆理想ONE。

根据灼识咨询报告,按销量统计,理想ONE于2020年被评为中国最畅销的新能源SUV车型,占市场份额9.7%;同时于中国新能源车市场排名第六,占市场份额2.8%;理想汽车于中国新能源汽车品牌排名第十一。

值得注意的是,在造车新势力的交付排行榜中,5月份时,理想的交付量为4323辆,仅排在第四。6月份时,理想的交付量就到了6565辆,超过了小鹏汽车,仅排在蔚来之下。

与此同时,理想营收数据也在不断地爬台阶。理想2019年、2020年以及2021年第一季度的营收分别为2.84亿元、94.57亿元和35.75亿元,去年同期,这个数据还是8.52亿元。

带着这样一份成绩单,理想要奔赴港股了。

今天,理想的市值已经到了278.4亿美元,千亿美元市值梦的进度条已经走过了四分之一。

但理想仍然面临着诸多问题。在聆讯资料中,理想提到的风险因素,很关键的一条是,截止到目前,理想仍然依赖单一车型带来收入,而且在可预见的未来,带来收入的车型数量有限。

在关于理想的一些讨论中,有车主说:

理想TWO什么时候出?

除此之外,理想面临的问题还包括未在聆讯资料中提及的,关于创始人的言行对品牌的影响。

我们咨询了一些车主,有理想车主表示:

重点还是在于车,好开就行了。

在提及过往理想以及李想的一些“新闻”时,这位在微博上还安利别人买理想的车主表示并不知晓。

但同时,也有消费者表示,因为某些言论,使他在购买“人生第一台车”时是否选择理想产生了动摇。

在资本市场,这种反应可能更明显,这种影响,可能会直接作用在股票上。

至于为何在这几个月的“新闻”中,理想的销量在6月份仍然实现了上涨,一位上海的车主表示不好说,但他同时告诉我们选择理想的一个原因:

在30万价位的车中,只有理想能上绿牌。

李想本人的暴脾气以及“骂街”形象,也不由地让投资者引起担忧,这样的流量对理想品牌形象以及对理想的高端化是否有利也有待商榷。

未来,能否带领膨胀的理想迈入千亿美元大关,李想可能是关键。当然,我说的跟战略无关。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AI蓝媒汇。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责任编辑:王治强 HF013)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推荐阅读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