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锂”寸步难行!电动汽车革命的未来全悬于南美“锂三角”?

2022-08-11 17:01:02 财联社 

财联社8月11日讯(编辑 潇湘)位于智利的阿塔卡玛盐湖,常被誉为锂业的“沙特阿拉伯”,这片美国加州大小的地区约占世界已知锂金属矿藏的55%。这一银白色金属,如今正成为电动汽车电池的关键成分。

然而,正如中国电动汽车巨头比亚迪(002594)近几个月来所感同身受的一样,全球企业想要合理开发使用当地的这一关键资源,却始终是一项艰巨的挑战。

今年早些时候,在比亚迪赢得了一份开采锂的政府合同后,当地土著社区却以此次招标方案违背环境保护、经济发展等原则提起了上诉,最终智利法院在今年6月以“招标存在争议”为理由叫停了该项目。

而在涵盖阿塔卡玛盐湖的南美“锂三角”(Lithium Triangle)地区,全球车企和锂生产商所遭遇的类似比亚迪这样的挫折案例,其实还有许多……

南美“锂三角”地区位于南纬18°~27°、西经65°~70°——恰好处于智利、阿根廷和玻利维亚三国的交界处,新生代安第斯构造运动形成了一个盐湖密集分布的三角形地区,独特的干旱气候和丰富的锂来源使得盐湖含有大量可开发利用的锂矿资源。

从储量看,南美“锂三角”是无可争议的、全球锂资源最丰富的地区。在许多电动汽车革命先驱们的蓝图里,这边矿产资源丰富的地区,也本应成为这场科技革命的最大帮手和助力。然而,眼下的现状却显然颇为“骨感”……

由于南美国家的左派政府希望加强对矿产的控制并获得更大的利润份额,以及当地安第斯社区对环境的担忧并举行的连番抗议活动,当地锂生产活动受到了严重影响。这些土著社区的居民还担心,在外来者借锂致富的同时,他们很可能会一无所获。

对此,一些行业分析人士已担心,在全球锂需求呈爆炸性增长,导致锂价格自2021年初以来飙升750%的背景下,南美“锂三角”的供应前景不明,反而可能将成为当前电动汽车行业快速增长的主要瓶颈。

昔日锂行业“老大”智利 仍欲“闭关锁国”

就在几年之前,智利还曾是世界上最大的锂生产国,但现如今,该国的锂产量已远远弱后于澳大利亚。

尽管自2016年以来,智利将现有锂产能扩大了80%,达到每年约14万吨,但该国已有约30年没有开建新矿了。美国地质勘探局的数据显示,智利目前的锂产量仅约为澳大利亚的一半,后者的产量在过去5年里翻了两番。

造成智利失去在锂开采方面全球领先地位的原因,很大程度在于该国自上世纪70年代以来一直保持着的严格行业监管。当时在奥古斯托·皮诺切特上将(Augusto Pinochet)军事独裁统治下的智利政府,宣布锂是一种战略资源,因为它是生产核弹的聚变材料的组成部分之一。

目前,智利的锂矿资源主要掌握在两家私营企业——智利矿业化工(SQM)和美国雅宝(ALB)手中。但它们也只是从智利国家机构那里租用土地,这限制了它们的产量。出口还需要政府机构的特别许可。

事实上,即便是全球最大的锂生产商雅宝,进军智利锂矿行业的进程也并不容易,为了扩大产量,这家美国锂业巨头在2016年签署了一份新的合同,被要求支付高达40%的特许权使用费,这是行业内最高的特许权使用费水平。智利政府还希望开采出的锂能更多在国内加工,而不仅仅是出口原材料,因此要求雅宝以较低的市场价格向当地加工公司提供高达25%的锂产量,雅宝还需将其部分销售额提供给原住民社区。

而在新任智利总统加夫列尔·博里奇(Gabriel Boric)于3月上台后,该国政府更是打算进一步收紧政策。博里奇领导的新左翼政府在批评过去对原材料的私有化是个错误后,计划创建一家国有锂业公司。如果新宪法在9月份的公投中获得通过,还将加强环境法规和土著居民对采矿的权利。

2017年,LiCo Energy Metals首席运营官Tim Fernback曾对他在智利的锂项目感到乐观。当时智利还较为欢迎外国矿企来开采铜和其他金属。该公司收购了阿塔卡玛盐湖的部分矿产,这是一片被白雪覆盖的火山包围的广阔盐沼。

Fernback表示,他最初与当地人会面,向他们解释了公司的计划,并提出要建一家工厂提供清洁饮用水,他一度认为会议进行得很顺利。然而,当钻探盐壳表面的行动启动时,当地居民却以环境问题为由封锁了道路以示抗议。由于认为该项目毫无希望,LiCo最终于2019年放弃了智利的业务。

“这感觉就像在背后捅刀子,”Fernback表示,“我们去了那里,花了很多钱建好了一切,然后我们却不得不离开。还有谁会想这么做呢?”

玻利维亚锂国有化的惨痛教训

与全球多国普遍存在的石油不同,锂并不常见。

南美、澳大利亚和中国是几大锂资源最丰富的地区。在南美洲以外,锂几乎都是从坚硬的岩石中提取的。而在南美,锂广泛存在于含盐的地下水中,通过盐湖提锂的方式,南美的锂生产成本较低,但矿商表示,缺点是建矿时间要长得多,大约需要8年。

行业分析师们表示,如果南美政府的严苛要求,使得那些拥有专业技术和资本的海外投资者在锂矿建设方面成本过高、难度过大,那么这对他们而言无异于是一场赌博,并有可能导致全球锂生产脱轨。与此同时,在一个国有企业长期深陷腐败和裙带关系的地区,公共企业也面临着资源管理不善的风险。

Woodrow Wilson Center的拉美专家Benjamin Gedan正密切跟踪南美地区的锂产业。他表示,“拉丁美洲经常会扼杀那些下蛋的‘金鹅’,而做到这一点的最快方法之一就是通过资源民族主义。如果出台糟糕的政策,这种繁荣可能很快就将转为萧条。”

他表示,玻利维亚就是一个终极警示案例。

玻利维亚目前仍是世界上最贫穷的国家之一。2008年,在前总统莫拉莱斯(Evo Morales)的领导下,玻利维亚提出了“百分百国有”的口号——盐沼必须完全由玻利维亚技术人员掌控。莫拉莱斯承诺要把该国变成一个生产电池和电动汽车的矿业大国。政府还创建了一家国有公司,即玻利维亚国有锂矿公司(YLB)。

玻利维亚花了大约9亿美元修建了一座工厂和其他基础设施,从波托西地区狂风肆虐的乌尤尼盐沼中提取锂。波托西是玻利维亚最贫穷的州,西班牙帝国曾在这里掠夺白银。

这家工厂于2013年开业,但在时隔多年后,仍几乎无法带来任何产量。根据YLB的数据,玻利维亚在2021年仅生产了540吨碳酸锂,相当于智利一天半的产量。

曾在2020年短暂经营YLB的经济学家Juan Carlos Zuleta表示,由于缺乏专业知识和技术,该公司只能回收从盐水中提取的约9%的锂,这使得该公司在商业上完全无法生存。智利现有的两大锂矿的回收率约为50%或更高。

“政府花了近14年的时间试图在该国开发锂,但失败了,”Zuleta表示,“我敢肯定,玻利维亚因此错过了一个绝佳的机会。”

目前,2020年上台的玻利维亚新政府显然正打算“拨乱反正”。玻利维亚总统路易斯·阿尔塞(Luis Arce)发起了公开招标,让国际公司提交技术提案。次年,8家公司入围了合作名单。

今年6月初,8家公司中的两家已经被排除出名单。剩下6家包括了宁德时代(300750)、深圳聚能永拓、特变电工(600089)和中信国安(000839)等4家中国企业,以及俄罗斯Uranium One公司、美国初创公司Lilac Solutions。玻利维亚政府计划在10月底前准备好提案供公司考虑,并在12月底前达成最终协议。最终或将有一家或多家公司入选,与YLB合作开采锂矿。

阿根廷将有望“后来者居上”?

目前,在南美“锂三角”中,未来锂产量的最大增长点,反倒可能是阿根廷。该国迄今对私人投资更为开放,原因也很简单——这对囊中羞涩的阿根廷政府来说是急需的外汇来源。

据在那里经营的部分锂业公司表示,阿根廷官员们向企业提供了税收稳定协议,并放松了一些令其他行业窒息的货币管制。

阿根廷政府已经决定将投资42亿美元刺激锂生产,将阿根廷打造成世界第三或第四大锂生产国。

因此,阿根廷锂矿市场近来也迎来了大量投资者,例如力拓、福特汽车等。截至目前,国轩高科(002074)、赣锋锂业(002460)、西藏珠峰(600338)、盛新锂能、紫金矿业(601899)等多家中国公司也都参与了阿根廷的锂业项目开发。

总部位于伦敦的咨询公司IHS Markit的锂矿分析师Lukasz Bednarski表示,到2031年,阿根廷可能将会拥有19座锂矿,而目前仅有两座。阿根廷政府表示,到本十年末,年产量可能达到23万吨,比现在增加约六倍。

“我们看到了矿业投资的繁荣,这将继续下去,”前阿根廷生产发展部长Matías Kulfas表示。

当然,作为近年来债务缠身、甚至不得不向IMF求援的脆弱新兴经济体,海外企业在阿根廷的锂投资也并非全然没有风险。

勘探公司Luna lithium首席执行官Emily Hersh表示,虽然该国正在努力解决燃料短缺问题,但在为新的锂项目提供动力所需的能源基础设施建设方面,仍远远落后。

Hersh指出,该国长期的经济动荡也会影响锂行业的发展。她表示,“我希望任何在阿根廷经营的公司,在任何时候都能充分消化经济灾难的影响,并做好应对经济灾难的准备。”

(责任编辑:岳权利 HN152)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阅读

    和讯特稿

      推荐阅读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