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已授权

注册

修改21项限牌条例 广州松绑史上最严换购令

2013-07-10 01:03:17 21世纪经济报道  周开平
修改21项限牌条例 广州松绑史上最严换购令

  没有“一步到位”的压力,史辉买车轻松了很多。7月7日,他走进广州赛马场一家东风日产特约销售店,径直走向一款1.6L的轿车,完成了那笔交易。

  7月1日开始实施的广州限牌新政,消除了消费者“开QQ,只能换QQ”的疑虑,放松了对于换购的限制:政策由换购车型排量不得高于原车,变成2.5L以下可以随意置换。“从7月开始,到店量明显增加了很多,换购消费将是未来增量的重点。”东风日产南区营销部部长洪浩说。

  广州试行了一年的限牌政策,令经销商叫苦连天,最后在多重压力下,修改了21项条例,大幅度放开了限牌令,其中有多项政策试图叫醒被冰封的换购消费。多位接受本报记者采访的经销商称,“即使是限牌市场也是有机会的,现在很多品牌都在争夺换购消费,针对换购推出政策。”

  除了经销商、汽车厂商给广州相关政策制订部门巨大的压力外,广州经济也因汽车制造以及相关产业产值、汽车消费额大幅降低,增长乏力。广州样本加大了其他城市对于限牌顾虑,过去两年掀起的新一轮限牌风冷却下来。国务院也表态,不再鼓励城市采取限牌方式来缓解大气污染问题。

  史上最严换购令误伤消费

  今年4月史辉很幸运地摇号中签,但他对看中的车很犹豫:按照他的预算,他只能买1.6L的紧凑型车。但按照当时广州政策,如果未来换车,他再也不能买高于1.6L的车型。

  面对这种状况,很多人都选择“一步到位”,第一次购车就买大排量车型。也有部分消费被抑制,史辉就在“超预算”和“换车也只能买小车”两个选择面前徘徊了三个月。

  “限牌试行后,广州的经销商都很痛苦,赛马场汽车城就倒闭了不少销售店。”广州汽车销售行业协会总监郭焱铃7月8日说。过去一年,在这个广州最大的汽车销售城,关闭了包括力帆长安比亚迪等等品牌在内的多家店。

  汽车销售店普遍把客户分为两大类:一是第一次购车客户,为新增上牌量;二是换购客户,包括老客户和其他品牌的换购客户。广州试行政策的特点是,不但控制新增上牌总量为每年12万个,而且为了避免存量汽车的整体排量上升,控制个体换购排量,被市场形象地形容为“开QQ只能换QQ”,误伤了换购消费市场。

  汽车厂商和经销商对第二条意见最大,广州汽车销售行业协会也多次反映情况,广州相关政府部门在7月1日实施的 《广州市中小客车总量调控管理办法》(以下简称“《管理办法》”)里,用多条规定刺激换购消费。

  广州加大了汽车排量增加对空气污染的容忍度,新政规定排量2.5升以下旧车换新,新车排量可超旧车;旧车换新只能一次沿用车牌机会,修改成10年内无限次沿用原车牌,逼迫车主在10年内换车,超时就必须重新申请车牌;研究设置广州郊区牌,刺激郊区消费。

  限牌初衷由最初的治堵、治污并行,开始变成集中治堵,适度放松治理大气污染。广州交通工作领导小组表示,排量的红线划定在2.5L,是因为目前广州存量中小客车中70%左右都在2.5L以下。不过以今年5月广州保有量177.5万辆计算,124万辆在换购政策范围内。汽车经销商终于等来了回暖,“大家都认为这是利好消息,我们过去反馈的意见大部分被采纳。”郭焱铃说。

  大部分经销商闻风而动,针对换购推出各种营销手法。“我们是东风本田最早的销售店,积累了10年的老客户,这块市场当然是我们的重点,针对性地提出了不少销售政策。”东风本田广东恒通达特约销售服务店总经理杨伟新说。

  竞争更加激烈,限牌之后的市场和两年前已经完全不同,“中国汽车终端销售能力还处在一个较低的水平,还有很大提升空间,拼老客户意味着销售店不能再单凭吆喝卖车,进入一个必须扎扎实实提升的时候了。东风日产有450万保有量,2008年之前买车的客户都是可能换购人群。”东风日产市场销售总部长杨嵩说。

  限牌不限购

  广州限牌试行政策,也令地方经济很受伤。在限牌和钓鱼岛事件的双重影响下,2012年广州上牌量只有14.92万辆,同比下降 34.1%。

  上牌总量控制并非导致消费下滑的唯一原因,广州汽车业内人士认为政策不合理也抑制了部分消费,按照广州交通工作领导小组公布数据,自2012年7月至2013年5月共11个月期间,广州市中小客车保有量增长量为8.1万辆,月均增长约7364辆。

  “按照试行政策,11个月发放的车牌应该为11万辆,每月平均发放1万个车牌。现实情况是,车牌流拍和一牌难求同时存在。”上述人士说。

  更令广州政府担心的是,多家广州日系厂商估计钓鱼岛事件对车市的影响已经恢复到了90%,但汽车经济却没有应声回来。今年1- 5月,广州花都区汽车产业累计产值432.12亿元,同比下降17.8%,而汽车产业占花都区工业总产值的70%左右。

  以日系为主的广州,汽车工业整体水平不容乐观,前5个月广州汽车制造业工业总产值同比下降5.5%,根据汽车业内普遍不看好下半年市场状况,7月初广州市社科院发布《广州经济发展报告(2013)》称,汽车产业将拖累广州今年的整体经济增长。

  这种局面导致了广州政府内部对于限牌政策宽严程度的争论,“房地产和汽车两大经济支柱同时陷入困难,其中汽车产业占广州GDP的1/5,所以内部对于汽车限牌时机的选择上出现了一些反对声音。”广州政府知情人士说。

  但限牌政策放宽又衍生出民意反弹,不少人抱怨竞价车牌的价格快速上涨。新政策细则已经公布的6月底,广州限牌试行政策最后一期竞价,最低成交价高达1.4万元,比上月涨了2400元。

  广州样本令一些有限牌意向的城市放缓了步伐,杭州、天津、西安、武汉、成都等城市限牌声音渐渐消失,有些城市开始官方辟谣,7月初西安就有相关政府机构宣布没有限牌一说。

  “大批城市短期内跟风限牌,对汽车产业发展影响很大,违背前几年国家的汽车发展路线。我们很关注这个风向,与去年各地对限牌跃跃欲试不一样,今年以来风向变了,很多城市对于治污治堵更加理性,不再提限牌。”洪浩说。

  地方限牌风渐冷的另一个原因是,6月14日,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大气污染防治十条措施,其中一条是要求地方根据污染等级及时采取重污染企业限产限排、机动车限行等措施。“提到机动车限行,没有提限牌,这是一个信号。”

(责任编辑:叶知秋 HX003)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